可为互娱王可:小聪明身后的大英雄梦

2017-01-20 14:11:00 和讯 分享
参与

  我从小就想

  2050年会基本实现现代化

  那时科技能发展到什么程度?

  我真的是一个喜欢未来的人

  那双纯白配色的NMD球鞋蹬到茶几边缘,王可把身子蜷在沙发上,侧身面向我,蹙眉却笑道,「一到人多的场合让我讲话,我就特容易紧张你知道嘛,这叫毛病。」

  叫人意外之处,在于王可多年娱乐行业主持人的履历,此外,他如今还经营着一家互联网型的娱乐公司,时时需要将自己顶到台前。许多年后,他逆溯职业进程后将会发现,尽管这个「毛病」曾令他在台前艺人身份上拖沓踟蹰,却也终于将其引向更恰当的商业路径里——他在2016年初创办的可为互娱公司,不足一年光景,已然把10亿元的估值关口撞破。

  王可将其归结为运气。这种感性判断的背后,是渡过繁复的人生经历后抽丝剥茧得出的结论。作为男人,他属于典型晚熟的那一类,十几年前放弃「局聘」太原电视台编制,来到北京,原本预备成为一名歌手抑或经纪人,却阴差阳错入职腾讯;早年一起做个人站长的伙伴身家数千万时,他尚沉溺在多年前以两位数的价格抛售了腾讯股票而换来的人生第一辆宝马汽车的满足感里;十年前做腾讯德国世界杯节目,他通过嘉宾羽泉结识了那位白姓大三女生,如今对方已贵为票房女王,并成为其创业合作伙伴。

  他花了漫长的时间消耗完青春期,却又在最短的周期内完成转身。从腾讯娱乐和腾讯视频的管理岗位离开后,他在飞流、中手游两家手游企业做了三年半高管。去年年初创办的可为互娱,囊括大批产业资本与明星股东,除了控股「影动游」主业子公司外,持股数个影视、传媒公司,并设立文娱基金。调动周身所有资源,不足一年,便搭建起一个集团架构雏形。

  将自己置身于泛娱乐IP的风口下,王可凭借迅速拢到手的一副好牌,引来下注者众。接受《博望志》第一次采访时,他要求推迟半小时,见面后主动解释是临时约见了一位资方。「都是朋友,上一轮没能进来,这次怎么也得分一点给他。」

  此外他透露,另一位国际影后的入股消息也即将宣布。

  他旗帜鲜明地反对将IP运作缩短至3-5个月的「换皮」打法。行为上看,从去年年初拿到思美人项目后,可为互娱花了超过一年时间制作相关游戏与动画电影。很难确定漫长的周期是否对王可的耐心形成了挑战,期间,他频繁切换沟通、管理的方式,游走在影动游三支团队间。尽管对是否相信不置可否,但他的办公室格局已依大师建议改换了两次。由于热衷朋克风格的铁皮家具,为了平衡室内「金」与「木」的搭配,还特意买回一尊造型突兀的实木衣架——等待期间,做好了一切可做的准备。

不守规矩,但有尺度

  王可最近在清华念EMBA课程,期间有几次重要活动,班上所有同学都被要求着正装,偏偏他是个例外。《博望志》的两次采访,他都穿着一身质地良好的黑色运动装,他说受不了任何领带或者项链类的尖锐形物件指向脖子。在歌手金志文的婚礼上,王可受邀做伴郎,对方给做了一套礼服,最终硬着头皮套上了,近年数得上来的就这一次,「我穿不了(正装),跟人一多了站在前面讲话紧张一样,这都叫毛病。」

  这毛病明里暗里简直好比行为准则,他掰着手指数出来八个字:不守规矩,但有尺度。自幼就不是好学生,但从来不边缘;高中常年泡网吧荒废了学业,却练出一身做网站的本事;腾讯不允许员工商业兼职,在那里工作的九年间,他与胡海泉合作唱片公司,后又帮人搞经纪和宣传业务,但仍然为自己守住一条线,「全都不是商业行为」。

  学生时期,王可没日没夜地泡在电脑前,可与沉溺于游戏社交的同龄人不同,他把更多精力花在了搭建和经营个人网站上,着迷于其流量曲线的起伏。那一方屏幕好像一扇单向单次通行的门,面对得久了,竟隐约生出些归宿感,他甚至曾跟同学提起,「我未来可能会死在电脑前吧。」

  采访时王可在某个话题上一度愰神,他指指自己的头,「我脑子一直是双线程的,这边跟你说着话,那边思路没准就跳走了。」多线程也是他的人生写照,他永不甘于专心在某个单一事物上。学生时期创办的个人站点最终被沪上某日企收购,藉此赚到了「能买北京一套房」的第一桶金。但作为主持专业的学生,他也在娱乐圈频频做出尝试,王可与搭档合作的一个名为「纯净海」的演唱组合,在2003年闪亮之星大学生歌手大赛上,拿了个人气冠军。

  王可的演艺生涯出道即高峰,随后戛然而止。

  多条线的触角,让他的职业选择在人生的任一时点,都存在大量可能性,选择成本低,取舍便不是问题。当纯净海在另外一个内定名次的歌唱比赛折戟后,王可甩给搭档一句话,「听着,我再也不当歌手了」。十多年后,那位名为王嘉诚的搭档组建了一个名为蘑菇兄弟的组合继续活跃在歌坛,王可则坚决履行了那次气头上许下的承诺,再未踏足舞台。

  即便那是赌气的话,即便这样的选择方式对成年人来说显得过于任性、随意、轻率,但在需要动手做减法时,这或许又正是他所需要的。

  直到今天,他仍然坚持相对高阶的消费观,热衷于极限运动,爱买潮牌、抽雪茄、玩航拍,追求前沿科技产品。可为互娱市场副总裁雪糕记得,四年前刚共事时,这位老板便向他强调「学会花钱」的重要性——当你不停地升级自己的消费观念,开拓价值视野和提高人生目标的同时,自然也会让自己获得赚取更大商业回报的能力。

  那些年,王可卖掉网站,套现大部分腾讯发放的股票,结交下不少明星艺人朋友和商界伙伴,这些资本与资源,为他换来那个阶段颇具满足感的生活方式——至少在28岁之前如此。

运气来了

  变数首先来自某位旧友的消息。读高中时,王可曾电话口述指导过一个长春小孩去制作网站。2007年,这位朋友竟然将个人站点卖出数千万元高价,这令早几年草草转让个人站点的王可,第一次开始反思关于规划的问题。

  其次,他在腾讯内部错过了一个名为「叨叨」的项目。这款最初由QQ邮箱团队发起的产品,让王可深受启发,脱胎当时的饭否与推特,结合了当时所负责的腾讯娱乐频道的媒体资源,王可画出一个产品原型,又因为个人原因被搁置了。不久后新浪微博的横空出世,更加令他扼腕。

  现在回头来看,王可28岁那年终于完成一次卓有成效的反思,并找准了方向,「我错过了互联网两个最好的时机,我小,我不懂事,我贪玩,可这次绝不能错过移动互联网。」

  他最初找到一些前辈寻求合作,可多数人仍然习惯同其大谈WAP端网页运营。他直觉认为,不对路,便将目光转向年纪更小的合作方。很快,一位他中学时期的学弟带着一台iPhone 3G手机找上门,给他展示了自己做的小熊推金币、捏泡泡等两百多款面向海外市场的手机小游戏。王可当即投了些钱进去,并帮助这支团队完成了随后的天使轮融资。

  不久,iPhone 3GS上市,中国联通(600050,股吧)186号段开通,3G网络普及,移动互联全面爆发。几年后,这个名为锐德无线的手游项目估值突破1000万美金,在2013年末被网秦收购。有业绩协议在身的王可,则被要求入职这家被重新整合组建的飞流游戏公司。

  九年前来到腾讯时,他是1082号员工,告别时,腾讯已经化身为一家拥有三万多员工的巨无霸企业。到了回望的关口,王可习惯于审视自己的身份,「我从腾讯的主持人,做到管理岗,又变成了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的高管。」从下定决心自我规划,短短几年间的境遇变化令他感到满意。可即便是现在坐在高档写字楼宽敞的办公室里,他也无法回望并捕捉到关于成长的决定性要素,只能将其归纳为,「因为运气。」

  职业路线之外,王可的投资业务收获颇丰,他在锐德无限的出资最终获得了逾百倍的回报,此外也投下老虎证券等明星项目。在他看来,在腾讯做主持人时,几年间操作下数百位明星以及企业家访谈,对他拓宽视野、提升思考力大有裨益。

  初入手游圈,王可仍然用娱乐行业的套路出击,反而意外地效果不错,颇有些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意思。他突破性地邀请羽泉以投资人的身份为手游《龙之召唤》背书,并举办了手游业内第一场发布会,市场反响强烈,而随后几年在天使投资领域十分活跃的胡海泉,也正是在那个时间段展开了其投资生涯。

  他似乎有一种天然擅长处理人情世故的技能,在决定创业时,王可意外地发现,多年来自己埋下的所有机缘都恰到好处地串联起来。

  运气也正是这些机缘的外向表现,他会基于很多事情来感慨运气的重要性。比如,他以强调自己学生时代对羽泉热爱的方式,来说明如今与此二人成为好友的现实之于他的戏剧性;藉此结识的白百何,也在他发起可为互娱时,成为紧密合作的股东兼合伙人;甚至在他决定为思美人IP打造动画大电影时,也足够幸运地寻找到优秀的制作团队。

  很有意思的是,可为动画CEO李峰同样向记者连连感叹「运气好」。原本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动画大电影制作周期,在紧凑的排期下,需要一年内完成。他与王可都非常清楚,这是一次不可复制的尝试,而动画制作品质的随机性很大程度上来自人才,偏偏他在业内就抓到了一组恰好赋闲的顶级前期团队,目前完成的角色、场景、色彩等设计以及镜头把握的效果,大大超出了二人对该项目原本的预期。

小聪明,大愿景

  出生于1983年的王可今年34岁,距离四十不惑仍有不少时日。之前的很多年里,他尝试扮演好每一个角色,可随着年龄增长,最近几年他开始尝试放弃这种想法,「你一定做不到让每一个人都满意,那还不如就这样吧。」

  如今来到一个令他最为困惑的尴尬年龄段,明明正在远离青春,可完全没有成熟得豁达。作为一个老板,他有时会反思,在某些事情上似乎对员工有些太过苛责,可很快便又能发现管理不够严谨的部分。

  「我算是个比较优秀的经理人,也还是个不算失败的投资人,但创业者这个角色,我真的还在摸索和学习。」创办可为互娱一年来,王可学会了用一种解嘲的口径给自己减压,「以前我都是晃晃悠悠的,用一点小聪明就把事办了,现在不行……这次创业真是我人生至今最辛苦的事情。」

  要应付这种未知,甚至是某种程度的恐惧感,王可偶然间从一位投资人处获得了解决之道。某机构投资总监,在尽调期间向他指出一个问题,认为就可为互娱初期整合进来的庞大资源,再辅以产业风口来考虑,它必将是一家赚钱的,甚至十分赚钱的企业,可唯独不会成为伟大的公司。原因在于,王可缺乏企业层面的愿景与价值观。

  关于这个问题,王可坦言当晚完全没睡着觉。可为影业CEO希龙则指指办公室的沙发告诉记者,当日王可突然跑来,就躺在这里,说自己昨天被人「拍」了。「投资人说我们缺乏愿景,做不成一家伟大的公司。我的反应是,王可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或许是出于受到资本压力,很长时间里,希龙都觉得王可这位总公司CEO当得像一个「算账的」,总在不同业务间不断推演商业数字。因此,当王可意识到价值观此类问题时,反倒令合作伙伴松口气。

  于是二人当天跑去蒙古大营,就着一瓶白酒,拍脑袋定下了「实现中国人的英雄梦」这个目标。王可不否认,作为初创企业,用这种刻意的方式去务虚,听起来似乎并不那么顺理成章,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可为互娱的经营实实在在地产生了帮助。他更进一步地认为,这是优秀经理人所应当具备的素质,「虽然这是为了找而找的情怀,但职业经理人就应该能把它变成真正的信仰和目标。」

  有趣的是,那家机构的合伙人后来听王可复述此事后,竟然说「别听他(那位投资总监)的,赚钱当然更重要!」

  所以你可见屁股决定脑袋,至于王可本人,虽然简直要把此事当段子讲,但仍不失为一个「美丽的误会」。第一年,专心做好思美人IP下的屈原人物形象,相关产品线只保留动画电影和游戏。

喜欢未来的人

  可为互娱总部、影业以及动画团队在三座不同的写字楼里,分别挂着截然不同的「三张脸」。王可办公室里的写字桌与茶几都是闪闪发亮的铁皮制品,漫画感十足;希龙房间的墙上是字画,桌上是茶具;而动画团队CEO李峰呢,他没有办公室。

  这种外在鲜明的差异性背后是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也是王可管理上的最大挑战。影业公司的人更偏向艺术家思维,动画和游戏团队则更像是典型的经理人治下的互联网企业文化。「比如我本周分别要一份剧本和PPT,PPT一定会准点给你,但剧本呢,你要等三天或者一个月,甚至无限长,都有可能。」

  王可多元跨界的从业背景显现出了优势,他十分清楚在不同的业务间协调,应当怎样切换沟通方式。

  事实上,思美人本身并非十分适合改为游戏的IP,王可对IP的考量仅限于四个题材,魔幻、武侠、战争、宫斗,其中以宫斗为下选。幸运之处,在于可为拿下此IP时介入的阶段足够早,在修订剧本过程中,他便与编剧梁振华做了充分沟通,在剧本中加入了充足的手游要素。

  王可的优势显然在于他了解编剧的思维方式,在不改动故事主线与人物关系结构的情况下,依靠「加入梦境」为由头,将游戏所需要素通通填入,「比如给主角配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加上一件冬暖夏凉刀枪不入的禅衣,再养个鹰,等于植入宠物系统……剧中加五分钟的戏,游戏就有足够的故事可讲了。」

  思美人剧集目前定档端午于湖南卫视开播,篇幅长达八十一集。可为互娱的计划是,手游上半年将与电视剧同期上线,而下半年则依靠动画大电影来延续热度。从IP的层面考虑,思美人将依托于多个产品线来将热度持续至年底,将一个S级IP的生命周期延长,期间恰好将走完一个手游的巅峰周期,而整个项目的变现重点,也正在于此。

  从去年年初正式开业算起,可为互娱为思美人这一重头IP已经铺垫一年有余。王可经常会自认度过了空前充实、高密度的一年,却又感觉时间飞快;因迟迟没拿出作品而焦急,又为即将揭幕的英雄梦而对未来充满期待。

  「我从小就想,2050年会基本实现现代化,那我70岁的时候,科技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真的是一个喜欢未来的人。」

责编:陈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