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瞄准市场蛋糕 中国电竞产业成资本游戏?

2019-06-01 09:28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记者 张 丹】世界卫生组织(WHO)近日在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电子游戏上瘾行为被正式列为“精神疾病”。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对此表示反对并反驳称:如此一来,是否还要依法以健康问题免除玩家们的兵役?该国已计划向WHO提出异议。韩国电子游戏产业发达,网络游戏产值已提升为韩国经济支柱之一。据统计,韩国40岁以下人群玩电子游戏者超过80%。2018上半年,韩国游戏产业销售规模达6.59万亿韩元(约合383亿元人民币),韩国的音乐产业(2.87万亿韩元)和电影产业(2.76万亿韩元)加起来也没有游戏产业的市场规模大。2017年韩国从事游戏产业的人员共计8.2万人,同比增加10.7%,2017年职业选手的平均年薪到977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9万元)。事实上,中国近年也越发重视电竞产业的发展,今年4月,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首次将电子竞技员列为新职业。据第三方咨询机构艾瑞统计,2018年中国电竞产业市场规模达940亿元人民币,超过之前处于领先地位的美国,更远超韩国。电竞,这个在十几年前让人陌生甚至令一些中国家长痛斥的产业正悄然影响着中国的千禧一代。

  顶级电竞选手年薪百万

  艾瑞电竞分析师李抑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市场环境以及政策环境都比以前好很多。“至少现在看来,我们没有看到政策方面的阻碍。我认为政府对电竞市场还是持比较积极的支持态度”。中国电竞产业产值的主要来源是玩家在各类游戏上的花费,但近几年,电竞生态的产值在以飞快的速度增加,李抑扬表示,这部分收入包含电竞比赛直播及比赛门票收入等。

  电子竞技2003年成为中国官方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到2018年,中国多个城市已瞄准这一庞大市场,着手布局地方电竞产业。例如,上海力争打造“全球电竞之都”,杭州加速成为“电竞数娱小镇”,香港也力求发展其电竞生态。2018年11月,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iG(Invictus Gaming)为LPL赛区夺下第一个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掀起了职业电竞的热潮。这支由王思聪组建的战队成为第一个在此项赛事夺冠的中国大陆团队,以3比0完胜欧洲赛区FNC战队。资本的嗅觉是敏锐的。近年来,越来越多投资者看中电竞这块“蛋糕”,正在通过创建职业电竞俱乐部,争取让更多中国电竞选手出现在世界级电竞赛事的舞台上。

  如今,知名电竞选手和战队经常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霸屏”,微博热搜每隔几天就会出现他们的名字。知名电竞选手和明星待遇几乎没有差别。被玩家称为“B神”的徐志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08年他打电竞的收入每月只有1000元,和如今的职业电竞选手收入相比相差甚远。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中国最顶级的知名电竞选手年薪可达百万,还不包含赛事奖金等。

  “恶意定价”

  然而,热度居高不下的电竞产业真的在沿着健康的路径发展吗?“电竞产业的发展现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个资本游戏。其实放在传统体育中也是一样,如果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成绩,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砸一大笔钱,吸引一些好的选手过来,”VG电子竞技俱乐部赛讯总监徐骁赟说,“一旦最好的队员离开了战队,俱乐部就会一无所有。因此,很多俱乐部就要绑住他们最优秀的队员,尽量和他们签时间更长的合同。”

  其他业内人士也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电竞行业目前缺乏统一标准,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恶意给选手定价,导致他们无法自由选择俱乐部。所谓恶意定价是指,一些新加入俱乐部的选手年龄比较小,俱乐部给他们的收入较低而且合同会签很多年。但可能他一年后就打出名气了,如果他想转到其他俱乐部就要缴纳高额违约金。

  李抑扬认为,当前国内对于职业电竞俱乐部并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通常只要找四五个人组成一个俱乐部,带他们去参加比赛,他们就可以被称作职业电竞选手了。这样的俱乐部在中国可能有几百个,其中,在联赛中崭露头角、成绩稳定的电竞俱乐部只有三四十家。

  徐骁赟认为,想改变这种情况,需要有行业规范,例如,需要有一个类似于NBA这样的组织来管理队员合同与转会问题。他坦言,北美的一些电竞俱乐部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成熟,在尝试把NBA对球员的管理模式融入电竞训练中。VG俱乐部正在尝试应用很多NBA的管理理念,例如请营养师、按摩师以及心理辅导师定期为电竞选手进行辅导。尤其是在重要比赛前夕,队员的心理压力通常会很大,心理辅导可以有效缓解他们的压力。

  商业运作能力不成熟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当前中国电竞行业的商业运作能力并未成熟,变现能力有待增强。电竞产业可以向NBA学习赛事转播以及赛事票价售卖。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全球电竞观众人数2017年为3.85亿,其中51%以上来自于亚太地区,超过了欧洲观众(18%)以及北美观众(13%)。

  PSG.LGD电子竞技俱乐部赛讯经理潘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很多大型电竞俱乐部都在培养电竞生态,大多数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于五个方向:赛事奖金、赛事转播权的赞助收入、线下场地收入、展会收入以及粉丝经济。其中,金额最多的是选手比赛获得的奖金,但奖金大部分归选手本人,俱乐部只能依靠其他四项收入来源经营。而这四项来源目前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成熟,所以,很多俱乐部并未进入盈利状态很好的阶段,只能基本达到收支平衡。

  李抑扬认为,中国电竞俱乐部的变现能力虽不及传统体育俱乐部,但横向来看,中国电竞产业近几年飞速发展,他预测,一些线下电竞场馆将存在商机,电竞教育以及电竞地产也将在不久的将来迎来机遇。

责编:张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