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我不是网瘾少年

2018-12-27 08:36 中新网

  电竞也有“科班出身”

  电竞学校里的一天甚至比普通中学更累。早上8:00起床晨跑,9:00开始上课、训练,一直到晚上10:00,没有周末。

  但想要进入职业电竞,仅靠努力完全不够,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天赋至关重要。以杨运所玩的英雄联盟为例,每一个月,都有40到50人参加培训,然而最后能留下进入“实验班”进一步特训的,也只有3~5人,到最后,能被职业战队选走的,只有1~2个。

  曾经指导杨运的七煌教练卢毅久回忆,在电竞学校,一期训练课程有一个月左右,而只需10天时间,便可以看出一个孩子是否具有打职业的潜质。对于杨运,卢毅久当时的判断是——不适合。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

  课程结束后,遵从与父母约定,返回老家继续读书的杨运却怎么都不甘心。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电竞,每天练习的也是电竞。这次,看到了杨运的坚持,他的父母多了些理解和宽容,杨运得以再次回到电竞学校。

  回到训练室的杨运,进步速度令教练惊讶。“再努力一把,就能够到职业的边了。”卢毅久说。

  但杨运这样的孩子,毕竟还是少数。让卢毅久真正困扰的,是要如何劝大多数不适合打职业的孩子回归平常的生活。“很多孩子来学校的初衷,是把电竞当做一种逃避学习、逃避社会的手段,但这里又何尝不残酷?”

  卢毅久介绍,电竞作为一种体育项目,对选手的体能要求很高。一场系列赛打下来,动辄四五个小时,需要选手精力高度集中,快速反应。同时,选手的肩颈、腰部、手指也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伤病,也是电竞选手必须面对的问题。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

  “真正的职业选手,职业生涯往往比较短暂。超过25岁,反应速度、判断能力甚至体能状况的退化,都会导致选手操作水平下滑。所以一位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通常在20岁上下,而这个时间段,正是一个青年求学的关键时期。这也是许多孩子和家长面临两难选择的原因。”卢毅久说。

  不过,变化也在出现。2016年,教育部在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补“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以来,已有不少于20所高校先后开设电子竞技专业。而社会上,除了对选手的培训外,各类主播、裁判、解说类的培训班同样开展得如火如荼。

  在卢毅久看来,这有助于社会更好地认识职业电竞,为大家消除对电竞的误解,提供更好的氛围。

责编:黎晓珊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