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我不是网瘾少年

2018-12-27 08:36 中新网

  从打工少年到电竞明星

  职业选手也并非都是“科班出身”。在电竞圈里,如今已是大咖的重庆万州青年彭云飞,他的故事堪称传奇。

  当年,彭云飞初中毕业,孤身一人坐长途汽车从重庆到上海打工的时候,没有谁能想到,这个孩子日后能成为一款热门网游职业联赛获得FMVP最多的人——QGhappy.Fly。

QGhappy.Fly 彭云飞。 受访者供图

  刚来上海的前5个月,彭云飞在徐汇区一家小餐厅的后厨打杂,每月领着2300元工资。和很多打工者一样,手游是彭云飞下班后的消遣。彼时的他或许没有想到,一款名叫王者荣耀的游戏会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就这样,在虚幻的游戏空间里,彭云飞的段位越来越高。渐渐地,来自圈内的赞许和荣誉让这个打工少年似乎重新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手游世界里如鱼得水的彭云飞,现实中却难逃误解和非议。

  最初,为了能让手机更加流畅,月薪只有2000多元的彭云飞硬是攒出了3个多月的工资,买了一部当时市面上性能最好的手机。“为了攒钱,我连一瓶可乐都不舍得买。”彭云飞说,这样的执着,让周围的不少人都很费解。

  而在那个职业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的年代,坚持走向职业化电竞的彭云飞经历了职业选手遇到的几乎所有困扰。住宿条件简陋、手头拮据、自费打比赛……甚至在一次比赛夺冠后,他和队友只能东借西凑几十块钱,在路边的小摊吃包子和粥。

训练中的彭云飞。受访者供图

  在并不友好的职业环境中,彭云飞坚持了下来,直到那场比赛——2017年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春季赛总决赛过后,当年的打工少年,变成了电竞明星。

  成为明星的彭云飞有了更多的粉丝和更高的关注度,但和其他体育运动员一样,高强度训练依然是他们的日常。只是,在越发成熟的职业环境里,选手们的训练,也渐渐从日夜颠倒走向系统科学。

  早上九点,彭云飞和队友们要先进行两个小时跑步和器械健身,以训练体能;午休后,则要针对游戏本身进行训练:打排位、约战队、训练基本操作……一直持续到后半夜1点。“现在联盟有了新要求,一点半会收手机,强制我们睡觉。”彭云飞说。

彭云飞。受访者供图

  KPL联盟主席张易加也肯定了这种变化。“我们会要求所有的俱乐部选手都要有固定的训练,所有俱乐部都会配套相应的健身措施以及心理辅导康复体系。同时,我们也在探索,如何帮助选手回到学校,进行更好的教育深造。”

  但对职业选手来说,没有改变的是,他们一个月依然只有一两天的假期,出去看电影、按摩放松一下。

  未来的路

  对于很多电竞选手来说,电竞是一场“青春的狂欢”。不过,随着中国电竞职业化的发展,他们的出路也越发明晰。教练、解说、电竞运营、网络主播……电竞人才的巨大缺口,也在为选手未来的职业生涯提供更多选择。

  如今,卢毅久的工作还是天天带着一帮十几岁的孩子苦练电竞。入行这么多年,他最能理解这些孩子的执着,以及这份执着背后,每一个家庭的不易。

  如今,14岁的杨运还在每日枯燥的训练中寻找自己的电竞梦想,他依旧是父母眼中的全家希望,即使谁也不知道他坚持的这条路最终通向哪里。但好在,已经有职业战队关注到了他。

  对已经在职业战队中“功成名就”彭云飞而言,如今,他有了一个更大的梦想——为国出战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的电竞项目。

  “我是一个职业选手,我做的是一份工作,一份可以为国争光的工作。”(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为化名)作者:冷昊阳

责编:黎晓珊
分享:

推荐阅读